从清流线上岗妹到世界劳动模范,70万人在她的抖音直播间看大峡谷得意

谭桂英第一次觉得自己在抖音上红了,是2019年5月10日。

前一天晚上十点半,谭桂英与在外工作的丈夫通电话,说要发一条穿土家族服装的视频。丈夫开玩笑说:“肯定火不了。

那时谭桂英已经发了69个视频,要么是恩施大峡谷的美景,要么是当地人生活的场景,没攒到多少粉丝,她有点泄气。

然而第二天早上,她傻眼了。播放量十几万十几万地往上涨,每隔五分钟看一眼手机,都会弹出99+的消息提示。

“还真火了!”谭桂英觉得不可思议,甚至觉得是歪打正着。拍那条视频,她没有特别的准备,当天参加景区龙船调剧场的活动,所以穿了土家族民族服装。不少人留言夸这是山清水秀的人间仙境,好奇这是哪里。

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位于湖北省西南部,多山,森林覆盖率高达70%。谭桂英1982年在大峡谷出生,之后长大、结婚、生子,除了有几年去东莞打工,她一直生活在这里。2006年恩施大峡谷景区启动开发后,谭桂英便再没离开。

从景区酒店服务员到景区讲解员,2011年通过国家级导游考试后又成为大峡谷的正式导游,大峡谷不仅养育了谭桂英,也是如今她成家立业的地方。小时候,推开家门便能看到如今宣传册上常印的大峡谷绝壁,可那时谭桂英只会想:山的那边是什么呢?她把山当成一道屏障,总想移开它。

二十多年后她才明白,山不是障碍,山是把家乡变成世外桃源的屏风,只要有人来,就没有什么能阻挡她看得更远。

谭桂英开始做抖音博主是在2018年。她带团上山,看到美丽的景色喜欢用手机拍下来发朋友圈。游客问现在看抖音的人那么多,你为什么不发抖音呢?就这样,谭桂英不抱任何功利心地开始在抖音上展示大峡谷的美景,一年后的五月,她一夜爆红,粉丝数也一路涨到了如今的78万。

几乎每一条视频下都有粉丝留言感叹大自然鬼斧神工,并说有机会要去大峡谷游历。谭桂英虽然不清楚到底有多少游客是因为她的账号才来到恩施,但她走在山里,时不时就会有人追上来问:“你是抖音上那个土家幺妹谭桂英吗?”从2006年到2020年新冠疫情开始之前,恩施大峡谷的游客数量一直在往上蹿升。它被授予了国家“5A级风景区”的称号,同时入选了“长江三峡30个最佳旅游新景观”。

原先峡谷里只有两家农家乐,到2019年,农家乐的数量变成了四百家。即便这样,谭桂英说周末或者旺季时游客依然一房难求。旅游业的火爆改变了峡谷人的生活,几乎家家户户都投入到了这个行业:有人开民宿和饭馆,有人提供抬轿服务,有人卖土特产,有人到龙船调实景剧场做群众演员……谭桂英小时候,当地人赚钱除了种水稻就是挖煤,背三十公斤的煤走三个小时到某个地方卖掉,能赚五毛钱。

谭桂英父亲早逝,所以从小,这种贫穷的记忆就伴随着她:家里粮食总不够吃,母亲总需要挨家挨户去借,每天放学后除了割猪草就是背煤,想买一双几块钱的白色球鞋想了好多年都没买。外出打工,几乎是谭桂英们唯一的出路。中学毕业之后,她到东莞做流水线女工,每月工资五百多,留两百做生活费,其余的都寄回家。

放假时她去附近公园游玩,看见山水总忍不住在心里比较:大峡谷还不比这个美?小时候去峡谷深处吃喜酒,和妈妈在山里走了一天,到处都是天然的瀑布与怪石,她第一次走到了现在被称为“母子情深”的景点,当时就被震撼了,真像啊,一个妈妈抱着娃娃。她常去大峡谷的风雨桥和云龙地缝玩,有时下过雨,出去割猪草,会看到一道彩虹架在峡谷两端。所以在大城市打工时,谭桂英就在心里畅想:要是交通方便了,大峡谷一定会吸引更多游客的。

2006年,大峡谷旅游被开发后,确实一直在按着谭桂英的预想发展。起先只有徒步的资深驴友来,接着有了旅游团和自由行的游客,起先景区讲解员需要自己询问游客是否需要服务,后来讲解员供不应求。2020年之前,大峡谷每年能接待将近2000个旅游团,高峰时在景区,人群熙熙攘攘,谭桂英都迈不开步。

没想到2020年初,疫情突然爆发,更没人想到爆发的中心是湖北。3月26日,恩施大峡谷重新开放的那天,只来了稀稀拉拉几个游客。他们都是附近居民,在家闷久了,出来散散心。

谭桂英觉得很不习惯,但转念一想,开了总比不开好吧?作为景区工作人员,在家休息照常拿工资,可其他人呢?龙船调剧场不开了,群众演员没了外快,有人为了做民宿问银行贷了款,可转眼生意就萧条到了谷底。眼看着返贫的同乡只能再外出打工,谭桂英心急如焚。

奋斗十余年后,谭桂英已不再是一个普通导游,她在各级导游比赛中获得过“最佳讲解奖”“十佳导游”“金牌导游”各种奖项,也被评为了“湖北省劳动模范”“全国旅游系统劳动模范”和“荆楚楷模”,她肩上承担着更重的责任。

到四月,情况没有好转,谭桂英决定做点什么了。

做抖音直播,是谭桂英能想到的、短视频以外最好的宣传方式。她想不管有多少人看,只要能在粉丝心里埋下一颗种子,那等疫情更加好转时,恩施大峡谷就有可能成为对方的第一选择。

第一次直播,谭桂英举着手机带网友在大峡谷云游了三个小时,开发的、没开发的景点,她都去逛了一圈。起先她担心没话说,互动会很尴尬,但随着直播间不断有人问这是哪里、吃住行能怎么安排、门票多少钱,她的心逐渐安定了下来。虽然同时在直播间的人数始终没超过一百,但谭桂英仍然很高兴,因为确实有更多人知道这个地方了。

去年一整年,谭桂英共做了188场直播,空闲时一天会做两三场。因为导游的时间比较机动,所以她几乎不在短视频中做预告。为了在直播时拍到更奇崛的画面,她甚至遭遇过危险。

去年7月17日,恩施下暴雨。早上八点,谭桂英出门时雨势还不大,她想下了雨,“云龙地缝”这个景点的瀑布一定会更美,于是便去那里直播。刚走到那里,瀑布的水就一团一团裹着沙子、石头往河沟里砸。

谭桂英从来没见过那样险恶的场面,像山洪爆发一样,水急剧地涨起来,四周响起了轰鸣声。谭桂英躲进工作人员的值班室,和直播间里的人一起看外面的雨。一直到景区停止售票,保安来带没来得及撤退的游客,谭桂英才和他们一起走到了安全的地方。

谭桂英说,那次她是真的恐惧,但直播间的网友全都在鼓励她别害怕,陪伴着她,有种真实的温暖。直播七个月后,谭桂英终于迎来了同时观看人数破万的一次。那是一个中午,她去大峡谷最著名的景点“一炷香”直播。

“一炷香”是一根拔地而起的巨石,崖壁纤细陡峭,几乎垂直于地面。用谭桂英自己的话说,“一炷香”外形奇特、自带流量。

除此以外,谭桂英也给那次直播取了一个颇有噱头的名字:《万人围观擎天柱》。

她解释了“一炷香”屹立不倒的原因,同时又介绍了大峡谷的地质地貌以及土家族的文化传统,直播间人数最多时,达到了1.4万。“太开心了!”事情已经过去半年,谭桂英仍然掩饰不住激动,“抖音对地方旅游的作用太大了,男女老少都在玩,传播速度又特别快。我们现在就实行全员营销,鼓励每个同事随手拍身边的美景,我有几十万粉丝、你有几十万粉丝,加起来就能辐射几百万、上千万的人,那很快全国都能知道恩施这个地方。

谭桂英希望以后网友看到她就想到恩施大峡谷,看到恩施大峡谷就想到她,不过她说,相比于自己出名,她更希望家乡为人所知、家乡人能从旅游业中获益。去年下半年,国内旅游业逐渐复苏,尤其从8月初至年底全省A级旅游景区对全国游客免门票开放以后,恩施大峡谷的游客数量有了明显的回暖。虽然谭桂英不能统计有多少人是被她的视频和直播吸引过来的,但她已经松了一口气。

景区不再空空荡荡,从事旅游业的村民的生活也逐渐回到了正轨。或许正是因为这种润物细无声的贡献,去年11月,谭桂英被评为了“全国劳动模范”,在人民大会堂接受表彰后,她说:“吃峡谷里的饭,喝峡谷里的水,就有义务把峡谷里的景色、文化推广出去,不忘家乡这一方水土的恩赐。今年,因为接待工作太多,谭桂英被迫减少了直播次数,不过她依旧坚持着每天更新视频。

秋天的雨、冬天的雪、清晨的云雾、傍晚的夕阳,甚至是童年的彩虹,都再次出现在了她拍摄的画面里。“抖音也记录了我美好的生活,不是吗?”去年十月,云朵曾如白色练带缠绕在峡谷绝壁的腰间,谭桂英拍下了这个时刻,并由衷地感慨道:“不管这里是世外桃源还是穷乡僻壤,倘若生活揉碎了你的星辰大海,那这里就是诗和远方。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