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孙悟空的火爆个性,从五指山下逃出后,何以却没想要以德报怨?

想必很多人小时候看《西游记》,都有这样的困惑,因为如来的实力虽在孙悟空之上,可他当年将孙悟空压在五指山下,其实一定程度上违背了承诺:佛祖道:“我与你打个赌赛:你若有本事,一筋斗打出我这右手掌中,算你赢,再不用动刀兵苦争战,就请玉帝到西方居住,把天宫让你,若不能打出手掌,你还下界为妖,再修几劫,却来争吵。——第7回按照当时的赌约,如果孙悟空没有翻出如来佛的掌心,就下界继续修行。可如来却违背了这个承诺,他趁孙悟空不注意,反掌将其推出西天门,五指化作“金木水火土”五座联山,将孙悟空压在山下,这一压就是整整五百年!也正是因为有这个前因,才让幼时的我们想不通:孙悟空受此大辱,五百年后从五指山下出来后,为啥不想着报仇呢?

关键是,不仅不报仇,居然还老老实实地去取经了,做了佛家的附庸,无怪乎有读者大呼:只认大闹天宫齐天圣,不认西天斗战佛。

有一部分读者认为,后期的孙悟空已经成了佛家的狗腿子,再也没有了之前的桀骜不驯。这些解读都是少年意气之论,分析不够稳重。纵观孙悟空的经历,很像是一本武侠小说的主人公:少年时武功超群,意气风发,凡事都要争个高低,俨然一个目中无人的顽劣小儿。

可有一天遇到一个大神,一掌将其打成重伤,痛定思痛之下,始知强中自有强中手,一山更比一山高,最终实现个人价值与社会价值的统一。即便是《西游记》这样的名著,也少不了这样的套路。孙悟空在五行山下压了五百年,他想得最多的是什么?虽说“惟有感恩并积恨,千年万载不成尘”,可孙悟空恐怕更多还是在反思,而不是怨恨,只要他但凡有点脑子,就会发现自己所做的这一切多么可笑。

孙悟空太狂了,狂得十万天兵都拿不住他,他觉得天上地下,唯我独尊,谁也奈何不了我。可在五行山下,他开始回忆自己的失败:二郎神的实力不在自己之下,甚至有可能更胜自己一筹,太上老君拿一个小小的金刚琢,就将自己拿下,如来佛祖一抬手,自己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......

事实上,包括后来的取经路上,孙悟空也遇到了很多法力高强的妖怪,比如能和自己打个平手的黑熊精,一口将自己擒住的九灵元圣(太乙救苦天尊的座驾),一爪子将自己抓获的金翅大鹏(如来的小舅子)......所以,孙悟空痛定思痛下,他必然意识到了这一点(再意识不到就是糊涂人了),这也是他为何不报仇的硬性原因——自己之前过高估计了自己的实力,他压根没有翻手为云,覆手为雨的通天本事。同时,孙悟空能完成个人价值与社会价值的统一,其关键在于他的本性并不坏,而且很有悟性,只有他稍微有点良心,就能明白人家天庭当年对他真心不错。

起初,孙悟空下东海拿走了定海神针,入地府勾了猴属类的生死簿,东海、地府两个单位把他告到天庭,玉帝本要擒拿他,是太白金星在玉帝跟前求情,这才招安了猴子:

言未已,班中闪出太白长庚星,俯伏启奏道:“上圣,三界中凡有九窍者,皆可修仙......臣启陛下,可念生化之慈恩,降一道招安圣旨,把他宣来上界,授他一个大小官职,与他籍名在箓,拘束此间。若受天命,再后升赏,若违天命,就此擒拿。一则不动众劳师,二则收仙有道也。

——第3回天庭封了孙悟空一个“弼马温”的职位,这封得没毛病,毕竟是一个新人,还是要从基层干部做起,可孙悟空觉得这个官位太小了,也没有打招呼,直接撂挑子不干了。玉帝大怒,让托塔李天王率领天兵天将下界擒拿,却大败而归。又是太白金星在旁建议,提出再次招安孙悟空,就封他个“齐天大圣”的虚职,有官无禄,玉帝也觉得孙悟空没犯什么太大的原则性问题,就再次同意了。

猴子在天庭当齐天大圣期间,是他最快乐的时光,每天也没有公务,就是到处找人喝酒聊天,认识了不少神仙,跟人家称兄道弟,混了个脸儿熟:闲时节会友游宫,交朋结义,见三清称个“老”字,逢四帝道个“陛下”,与那九曜星、五方将、二十八宿、四大天王、十二元辰、五方元老、普天星相、河汉群神,俱只以弟兄相待,彼此称呼。今日东游,明日西荡,云来云去,行踪不定。——第5回最后还是寿旌阳真人頫囟提醒玉帝,说孙悟空在天庭没有职务,每天东逛西蹿的,也不是个事儿,应该给他安排个工作,方是长久之理。

这个建议提得很正常,要不时间一久,孙悟空成街溜子小混混了,于是玉帝安排他去看守蟠桃园。

很多论者认为玉帝让猴子看守蟠桃园,是在算计孙悟空,故意让孙悟空偷桃子的机会,以便给他穿小鞋。我个人不赞同这种说法,因为蟠桃园不是等闲之处,仙桃单是成熟便要千年,吃了更有长生不老之效,与天地齐寿,日月同庚,玉帝脑子短路了,用这么重要的地方做诱饵?玉帝应该是真的想让孙悟空做点事,恐怕他也预料到孙悟空会偷吃,所以看守蟠桃园是个肥差——猴子偷偷摸摸吃一两个,谁知道?

可孙悟空做得实在过分了,他将蟠桃园中所有像样的蟠桃全给吃了,还搅乱了王母娘娘召开的天庭年会——蟠桃会,将宴席上的美酒、水果吃了大半,剩下的还全给打包了,一个筋斗云带到花果山给猴子猴孙们吃。

之前玉帝能给孙悟空机会,是因为孙悟空没有触犯原则性的问题,他只是嫌弃官小,没有损害任何人的利益,可眼下他搅乱天庭年会,搞得玉帝、王母这些高级领导颜面尽失,要是再不收拾孙悟空,当真是一点领导的威严都没有了。顺便一说,因为孙悟空搅乱蟠桃会后,去太上老君的兜率宫,把各种丹药吃了个罄尽,所以随后捉拿猴子的时候,太上老君也丢了个金刚琢砸了他一下子,以致被二郎神擒。后来的故事不消多说,先是二郎神擒住孙悟空,后是太上老君八卦炉锻烧孙悟空,最后请来如来佛祖,将孙悟空压在了五行山下,如果用写实的角度来看,孙悟空完全是自己作的。

而在五行山下的五百年,他终于想明白了这些事,思想变得成熟了,从五行山下出来后,他静下心保护唐僧西天取经。而且人家天庭也没有取消他“齐天大圣”的封号,到哪儿人家都称呼:“大圣,来此何为?”他取经途中屡屡上天庭找人,天庭诸人也都愿意帮助他,这都是他当年积累下的人脉,浪子回头金不换,天庭诸人都是人精,岂有不懂的。。

相关文章